中医医术精湛,资源丰富,理论独特,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和丰富的科学内容,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深刻。20日,来自中国、法国以及台湾地区的学者、医师来到素有“植物王国”、“药材之乡”之称的云南,探讨中医西传,谋求推广良策。

海峡两岸及法国学者昆明论道中医西传

  中新社昆明6月20日电 (王艳龙 李斌)云南中医学院第二届中医西传论坛20日开幕。来自海峡两岸及法国的学者、医师共聚一堂,谋求中医向西方推广良策。

  法国执业医生、针灸师Cécile CAIRE称,中医是一门人类可持续的生活哲学,可从中感受到中国古人的智慧和力量。作为一名欧洲人,她非常喜欢中医带给自己的快乐,希望能如中国学者所说的那样推动中医向“回归自然,绿色疗法”发展。

  中医历经数千年,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,但传入西方社会时间并不长,尚难得到广泛认可。媒体时常曝出有华人在西方因用针灸、拔火罐等给人治疗而引发官司。

  法国著名医师腊味爱从小热爱汉学,曾师从“国际针灸大师”吴惠平,后全身心投入中医教授和传播,是法国“气和中医学院”创始人,并建立自己的传统针灸学派。同时,他在比利时培训了一支针灸师资队伍;在巴黎骨病医学院培养针灸穴位按摩师,并出版《中式微型按摩》,推动了中医在西方传播。

  腊味爱之女玛丽·克莉斯蒂娜·腊味爱表示,她的父亲致力于传播中医,取得了一定成效,令她感到荣耀。近些年来,中医在法国发展迅速,一些大学已开设相应课程,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,使中医在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都有一个很好的发展。

  台湾中华美容养生学会理事长、吴惠平之孙吴安祥称,其爷爷因非常注重中医在西方国家的传播,1959年受邀参加在巴黎举行的国际针灸协会会议认识腊味爱,遂作为导师,指导腊味爱进行系统的中医针灸学习,支持他回到西方国家传播和教授中医,使中医得到了更好的发展。今天大家有必要继承和发扬二老精神,推动中医发展。

  “科学无国界,交流落地尽自然。”中国哲学学会中医哲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张南表示,人类进入21世纪后,关注生命健康、重视生态环保的路径走向已成多元化形态。非典、“H1N1”、“H7N9”等人畜共患重大疫情考验中,中医彰显了其作用,唤起对华夏千年文明的寻根热潮。中医在国外落地并使其本土化,是当地民众福祉,也能反哺中医发祥地。

  云南中医学院中医西传研究所所长贺霆认为,应重视中医西传的心态,努力展现中医文化魅力,不强迫别人接受。“就好比做饭,你把饭做好了,由别人自己选择,他肯定会喜欢。”

  当日,玛丽·克莉斯蒂娜·腊味爱向云南中医学院捐赠300余件其父亲有关甲骨文中医的著作、资料和相关文物。(完)

云南省中医药发展驶入快车道

  云南是一个民族医药大省,拥有全国最丰富的民族医药资源,药用植物多达6559种,占全国药用植物品种总数的51%,25个少数民族几乎都有着自己防病治病的经验和医药理论。目前,云南省卫生厅正积极筹备召开云南省第三次发展中医药大会,并拟定了《云南省加快中医药发展行动计划》等相关配套文件,提出了许多支持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,支持云南省中医药事业的发展。

  优势渐显 养生保健方面大有可为

  “中医治疗亚健康、帮助老百姓进行疾病预防和健康保健更具有优势。”云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常务副局长赵勇告诉记者,中医药更大的发展在养生保健方向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看到,现在很多中医诊所正是看中了预防保健和养生的优势,整合中医中药养生方面的方法,开始开辟中医药养生领域这块潜在大市场,“中医药可以做到根据个人的体质情况制定保健养生解决方案。”圣爱中医馆董事长刘琼说。不仅仅是本土的圣爱中医馆看到了中医药发展优势,包括同仁堂在内的国内有名的中医药巨头也到昆明开建中医馆。

  政策支持 助推云南中医药快速发展

  2013年2月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云南省人民政府加快云南桥头堡中医药建设战略合作协议》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帮助云南,引进优质资源,快速提升云南中医药管理、技术、科研、人才培养能力。

  经过了一年多的积极筹备,云南省政府将于近期召开全省第三次发展中医药大会,制定出台《云南省加快中医药发展行动计划(2014-2017年)》。《行动计划》明确了完善中医药管理体系、健全中医药服务体系、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、加强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、推进中医药传承和科技创新、大力发展中药产业、繁荣中医药文化等七项重点任务。

  资金支持 云南投3000万支持基层中医药建设

  记者从省卫生厅了解到,2013年云南投入3000万元支持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,以推进我省中医药工作快速发展,满足人民群众对中医药服务的需求。

  省卫生厅副厅长、省中医管理局局长郑进介绍,云南计划用三年时间,到2015年,力争95%以上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90%以上的乡镇卫生院、70%以上的社区卫生服务站、65%以上的村卫生室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;129个县、市、区均建有基层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基地。(综合自云南网、云南日报、国医在线)

中医药影响世界

  中医是治病救人的科学,但从中医的起源、发展演变来看,它不仅仅是一门技术,而且是一种中国特有的文化,是关系到生命和宇宙奥秘的文化,也是关系到每个人的精神内涵和人格确立的文化。它具有丰富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特点,对文化进步产生积极影响。如中医药杰出人物华佗、扁鹊、张仲景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以及中医药杰出经典著作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杂病论》、《温病学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对人类近代科学以及医学发展影响很大。

  自上世纪80年代,中医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。然而,在不少国家,中医的行医范围受到限制,对中药的使用限制更是严厉。而中医药被别国认可的最有效途径,就是立法。这方面,澳大利亚走在了西方国家前面,被誉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“桥头堡”。

  1.中医药在英美

  在美国,中医药被列入“补充替代医学(CAM)”的范畴。英国政府及社会曾一度对中医药持歧视和怀疑态度,后来随着民众的需要而放开,随后又由于中医药的良好疗效,态度逐渐变成默许甚至是重视。目前英国政府正在酝酿对中医药立法。在法国,针灸得到了认可和很好的发展。

  2.中医药在法国

  中医西传较为流行的说法是17世纪法国人苏里埃·默汉将中医针灸传到法国,继而传至欧洲。随后法国人发展了耳针疗法,并且开办针灸学校,为整个欧洲输送针灸人才。法文译本的中医著作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濒湖脉学》在法国十分畅销。在法国草药市场上,有印度、中国、非洲、德国和本国的草药,其中最受欢迎的是用于减肥、催眠,治疗循环以及消化系统疾病、疼痛、便秘和治疗风湿病的草药。中草药已于1999年被列入法国国家医疗保险名单。

  3.中医药在德国

  上世纪80年代开始,“中医热”在德国兴起。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德国就有38个医学院校开设针灸课,另有10个机构增设了“中国医学”讲座,允许德国人或中国人作为开业医生在患者身上使用针灸。德国慕尼黑大学不仅开设了中医理论和针灸课程,还提供中医处方学的教学,并成立了“慕尼黑模式研究所”,专门研究包括中医药在内的“补充医学”和西医的结合运用。德国是在西欧国家中使用中草药最多的国家,占了德国和欧盟70%的市场,服用中草药的德国人超过58%。在德国的任何一家药店里都可以买到中草药。

  4.中医药在日本

  日本是中医药很发达的国家。日本没有专门培养中医师的中医大学,中医师多为“西学中”的医师。针灸推拿诊疗所在日本很多,特别在东京、横滨等大城市。几乎随处可见。据调查显示,有20%以上的腰痛、肩周炎、神经痛、类风湿患者采用此类方法治疗。此外,部分内科、康复科、妇科、皮肤科等学科的医师也常常使用中药制剂,据调查,约占医师总数的50%左右。在日本的综合医院有一个临床科室称作“东洋医学科”,又称作“汉方科”或“和汉诊疗部”,负责门诊和其他科室住院病人的中医药治疗。政府要求从2004年起所有的西医院校必须开设汉方医药课程,从2006年起,临床考试中必须包含该方面的试题。

  日本是我国主要的中药出口围,也是在国际草药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。日本已将汉方制剂纳入医疗保险,近几年来汉方制剂生产每年以50%~60%的速度递增,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%的速度增长,年销售额已达15亿美元。

  5.中医药在韩国

  韩国对中医药情有独钟,中医药与当地的医学结合,形成了古代所说的“东医”,1980年韩国将其更名为“韩医”。韩国保健卫生部规定11种古典医籍上的处方可由药厂生产而无需临床试验,其中有4种来自于我国的古典文献《景岳全书》、《医学入门》、《寿世保元》和《本草纲目》。目前韩国的中药市场已达10亿美元以上。

  2003年韩国著名大学庆熙大学韩医学院的录取率是170﹕1。韩医在韩国人心中的地位不亚于西医,许多人对韩医的信任程度甚至近乎迷信。但中成药在韩国却需要以食品、保健品的形式进入市场。

  6.中医药在加拿大

  加拿大中医针灸医疗,主要是以私人诊所形式开展的,近年来发展较快。目前全加拿大约有中医针灸从业者2000余名,中医针灸诊所遍及全国各省。

  目前,中医药疗法、针灸疗法在加拿大还不能享受医疗保险,病人需要自付医疗费用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不少患者前去中医那里自费看病。目前加拿大不少的西医也主动地学习针灸和中草药的使用方法。许多医生认为他们必须学习一些针刺疗法技术,以便在医疗竞争中取胜。

  加拿大各省都有中医针灸学术组织,长期以来,这些组织在维护行业利益、推动加拿大中医针灸事业发展方面,起到了组织与领导作用。

近期专题